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逾梁山 >  正文内容

纠缠不如向前

来源:沧浪濯缨网    时间:2019-07-29




1

爸爸车祸去世那年,李晋18,待业。妈妈没工作,李晋下头还有一对双胞胎弟弟,爸爸生前上班的电子管厂破例让李晋接了班。

此后一家人的生活靠着李晋那点工资和他妈打零工赚的钱维持。

捉襟见肘地过了6年,电子管厂还是破产了,补偿了每人三万块钱。

等李晋拿到钱,更大的打击跟着来了,李晋的女友崔明丽嫁给了暴发户高大成。

高大成三十出头,长得像个地瓜蛋,有个陶瓷厂,那两年挺赚钱。前头结过一回婚,女的两三年没怀上孩子,高大成给了一笔钱把女人打发了,后来见了崔明丽一面就迷上了。

当时李晋正在外头寻摸工作的事儿,有二十来天没回家,等回来的时候,崔明丽已经成了高大成的老婆。

李晋差点炸了,摸了把刀就要朝外蹿。

李晋妈死命抱住了李晋,说明丽既然已经变了心,你就把她给忘了吧,再说明丽想过好日子没啥错,高家是什么人家啊?咱拿啥跟人比!

李晋梗着脖子,脖颈的青筋都暴了出来,吼着说明丽不是那种人,肯定是高大成那个地瓜蛋仗势欺人,逼着明丽嫁的,我饶不了他!

李晋妈叹口气,你糊涂啊,这什么年代了,明丽要是不愿意,别人能逼她去登记、逼她上花车吗?你跟明丽好了这些年,就别难为她了。你爸走得早,你要再有个好歹,我跟你弟弟也不活了……

李晋妈说着就哭了,身体一颤一颤。

李晋看着他妈,那么瘦,五十不到的年纪,头发都白了一多半。

他攥得紧紧的拳头松开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李晋就跟着原来厂里的一个哥们儿去了上海。

本来李晋不想去那么远。出了这事儿,李晋觉得越远越好。他是真害怕要是见到高大成,会管不住自己再提把刀蹿出去了。

李晋是真不舍得崔明丽啊,想想这几年的好,心里就跟针扎似的。

2

李晋跟崔明丽是自己对上眼儿的。崔明丽家住在电子管厂附近一个住宅区的胡同里,李晋那时候天天骑车从崔明丽家门口路过。

崔明丽跟李晋同岁,成绩不好,高中都没念完就去她表姐的婚纱店帮忙了。

跟李晋家不一样,崔明丽爹妈一口气生了四个女孩,崔明丽是老四,第五个才是儿子。崔家的日子可想而知。直到崔明丽的俩姐出了嫁,靠着彩礼,家里才算缓过气儿来。

可就这样的日子,崔明丽却跟吃了仙丹似的漂漂亮亮地长了起来。长得比她三个姐都好。尤其那对大眼睛,睫毛跟两排刷子似的,扑闪起来真是要命。

厂里的小青年吃饭的时候都拿崔明丽下饭,说谁要能崔明丽弄到手,这辈子也值了。

当时李晋才进厂,听得心痒,打听清楚了崔明丽的家,以后再骑车路过,速度慢得就像乌龟爬,脖子死命朝崔明丽家大门拧。

这么拧了十来回,还真就碰巧了,那天早上刚好崔明丽从家里出来去婚纱店。

李晋没见过崔明丽,但一打眼就知道是她了,头发烫了大波浪,浪浪地在肩上散着。

李晋骑得慢,突然瞅见崔明丽一愣神,自行车差点摔了,车把一晃车身一斜,他赶忙用大长腿支住了地。

一时有些尴尬。

崔明丽则噗嗤一乐,瞅着李晋说,你电子管厂的吧,新来的?

李晋瞅着崔明丽扑闪闪的大眼睛,心都蹦到嗓子眼儿了,居然没顾上答话。

崔明丽又噗嗤一下,说刚好,我自行车胎爆了,扔修车铺了,你把我送过去取车呗。

<北京羊羔疯医院到哪家治疗好p>李晋这才反应过来,结结巴巴地说,行、行行……我送你。

崔明丽就落落大方地走过来,一抬屁股坐到了李晋自行车后座上,跟着哎呦一声,硌人。

李晋激动得心都飞起来了,下回我铺个垫子。

崔明丽在后头乐不可支,你知道下回我还坐你的破自行车啊?

李晋说当然了,我就是知道。

崔明丽说德性!谁稀罕。

3

不像素不相识,不像萍水相逢,不像头一回碰上,李晋吭哧吭哧地骑着自行车,把崔明丽送到了修车铺。

半路上,崔明丽嫌李晋的车子晃,还伸出手指头勾住了李晋的腰带,李晋兴奋得都快爆炸了。

然后再一回李晋就知道了,他拧着脖子寻找崔明丽的时候,她在她家平房顶上瞅见他好几回了。

瞅见了李晋的大长腿,浓密的短发,肌肉鼓鼓的胳膊,和他茂盛的青春气。

看对了眼儿,没几回,俩人就从小饭店电影院,转移到了厂院儿外头的小树林。

李晋稀罕死崔明丽了,一点儿不夸张,把命给崔明丽都不会眨眼。

然后没多久,李晋就把崔明丽带回家了。

崔明丽连称呼都改了,直接给李晋妈叫妈。

还怀上过李晋的种,要不是一时半会儿没房子,连儿子都给他生了。

都到这地步了,谁能想到,她会突然嫁了高大成!

后来李晋才知道,高大成娶崔明丽,光聘礼就二十万,还给崔明丽买了辆红色的小轿车。

要知道那是世纪初,有私家车的人屈指可数,崔明丽……真的是图了高大成的钱。

难过,愤怒,说不出来是恨崔明丽还是恨高大成……总之一口恶气堵在了李晋那里,一堵就是三年。

三年后,李晋表哥承包了县城到某个乡镇的公交线路,忙不过来,让李晋回来帮忙。

因为没有学历也没啥技能,李晋在上海干了三年保安没动窝,也是干够了。并且表哥开出的报酬高一大截,眼瞅着俩弟弟都要上大学,急等着用钱,李晋就回来了。

4

一回来,李晋多少听到了些崔明丽的消息。

崔明丽结婚一年后就给高大成生了个儿子,过得很富足。但高大成还真不是什么好鸟,虽然当初娶崔明丽下了血本,可婚结了儿子生了,便开始在外头拈花惹草。

崔明丽也不跟高大成闹,只要发现了他在外头找女人,就变着法子跟他要钱。高大成越胡来,崔明丽要得越多。

高大成不缺钱,又管不住下半身,乐得如此。

夫妻俩经常个把月都碰不着面儿。

李晋表哥调侃道,这女人就是拿着钱守活寡,当初还不如跟着你呢。

李晋听了也不吭气,但心里头还是会蹭蹭蹿火。

他不想承认自己没出息,崔明丽都给高大成生了孩子,他还没能把她放下。

李晋更没想到,没多久,他和崔明丽竟然碰上了。

那天晚上收了车,李晋跟朋友在地摊喝啤酒,有辆红色小轿车在不远处路边停下来,下来一女的,高个头,大波浪,穿件袍子样的真丝水绿色连衣裙。

李晋就是随意瞥了一眼,手里拿着的一串烤肉吧嗒掉地上了。

是崔明丽。

反应过来后,李晋为自己的激动有点羞愧,转头把掉了的烤肉踢到桌子底下,不再看崔明丽,伸手又摸起一串。

但是手有点儿不争气地哆嗦。

早些时候李晋想过,如果真是万不昆明市癫痫病专业医院哪家最好得已碰上了崔明丽,他要么会装着看不见,要么一口呸过去掉头就走。

崔明丽有什么了不得,水深火热地跟自己睡了好几年,却为了钱跟了那么个地瓜蛋一样的男人。他李晋看不起崔明丽,呸她就对了。

但是屁啊,如今真见到了,李晋却只有拼命低着头拿烤肉串的份。

听着崔明丽的高跟鞋吧嗒吧嗒踩在水泥地板上,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,李晋的手哆嗦得也越来越厉害。

终于崔明丽的高跟鞋声在李晋身后停住了,李晋听到崔明丽喊了一声,李晋,我是专门来找你的。

李晋的心头啪一下,有什么炸了似的,炸得他手里的烤肉串又掉了。

只能强撑着回一句,你找错人了。

5

崔明丽没跟李晋一般见识,把那俩人赶走了,然后在李晋跟前坐下来。

崔明丽说,回都回来了,早晚能碰上的。

李晋不吭气,崔明丽胖了一点儿,还是那么水润,睫毛刷子一样扑闪闪的。见着李晋一点儿歉意都没有,就像当年头一回瞅见李晋差不多,大方,热辣,还有点儿狡黠。

然后崔明丽给自己开了瓶啤酒,说李晋,你到现在也不找个人,是不是心里还惦着我呢?

李晋这回终于有了反应,啤酒瓶往桌上一撴,呸。

声音不大,但真呸了。

崔明丽噗嗤一乐,没看出来你还会呸呢,李晋你是不是心里头还想咔嚓了我呢?

李晋咕咚咕咚灌两口啤酒,白了崔明丽一眼,你想多了,咱俩现在没关系,你对我就是个陌生人。

崔明丽也咕咚咕咚灌两口啤酒,德性。

还是第一次见面时的对白,李晋哭笑不得,崔明丽真是拿到他命门了。

嘴上怎么逞强都没用,李晋这会儿最想做的,是把崔明丽一把逮过来,拉进怀里死死摁住,这辈子都不撒手了。

他恨过崔明丽不错,可是恨不起。崔明丽一开口,他就崩盘了。

但李晋不能那么做,那也显着他太没血性了。再说崔明丽都已经给别的男人生娃了,再那样有什么用呢?

便闷着不吭声。

崔明丽也不调侃了,说我找你有正事儿,你别跟你表哥跑车了,我弄了个小厂子,你去帮我看着吧。

李晋一愣神,什么意思?

崔明丽是说一个板厂,刚建好的,车床和技工都找好了,货源和销货你也不用管,你就去帮我看着,如果有人闹事给按住,让厂子开起来。

崔明丽说,我用别人名字注册的,你去当厂长。就这么回事。

6

李晋怔了好半天,拒绝了,李晋说我不去,你找别人吧。

崔明丽伸手抓住李晋胳膊,这事儿你必须帮我,除了你,找谁我都不放心。李晋,这是我和我儿子以后的退路,要不然,我们母子恐怕有一天连站的地方都没有。

李晋把胳膊往回一撤没撤回来,崔明丽抓得很紧,指甲都掐到了李晋皮肤里头,生疼。

但李晋心里更疼,崔明丽从来没这样过。他们好的那几年,他们分手的那天,都没有。这样的口气,这样的眼神,这样下了死劲儿地非要抓住什么不放。

像掉进水里的人渴望一块木板。

崔明丽又重复了一句,除了你,别人我都不放心。

说完崔明丽的手慢慢松开了。

李晋一低头,看到胳膊上俩深红色指甲印。

李晋去了。

崔明丽的厂子不大,但设备新,从南方请的技术工人,一上马质量癫痫病有哪些比较好的治疗方法就甩出去同行一截子,跟着就来了崔明丽担心的闹事儿的小混混……

最频繁的时候,一周来了三波,各种找茬儿。

李晋也不报警,带人出去硬碰硬地干了几架,靠着豁出去不怕死打了几轮后,也把名气打了出来。

后来基本没人再来闹了,厂子慢慢上了正轨。

崔明丽从来没来过,李晋试探着问过两回,厂子里人都不知道崔明丽,只知道老板也是南方人,李晋是注册方派来的经营厂长。

崔明丽瞒得滴水不漏。

7

私底下,大概每周,崔明丽会给李晋打那么一两个电话,询问厂里的情况,然后捎带着,说几句私房话。

介于情人和朋友之间的那种。比如问李晋妈身体好不好,让李晋有空去她那儿拿点特产,调侃李晋不要和那些小女工走得太近不然她会吃醋……

到底是结婚生娃的女人了,崔明丽的语气不像以前那么生硬,软糯糯的,带着点刻意讨好的嗲,听得李晋心里毛刺呼啦的,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因为这种感觉,李晋连对象也不敢找了。之前偶尔,他也相个亲,现在谁介绍他都一口拒绝。

只有一次,因为介结人是他爸生前的哥们,他碍于情面去了,但了只吃了顿饭就没了下文。那个叫小秋的女孩,听说挺失望的,为这还哭了一场。

可就这样,崔明丽还不满意,在电话里拖着软软的声音对李晋说,李晋我现在可只有你了,你可不能跟高大成似的,对我耍花花肠子啊。

吓得李晋半天没吭声,手上要有个肉串儿,一准又掉了。

反正也干不了别的啥,李晋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厂子里。平时就在车间跟着技工师傅琢磨产品,渐渐对产品的所有流程、技术、技巧都烂熟于心。

还把负责业务的副厂长手里的客户,一个个一点点地,变成了自己的朋友。也自己下力,开拓了不少新客户。

李晋干得卖力,又碰上正是板材出口最火的时候。年底算账,崔明丽吓了一跳,她想到能赚,可没想到能赚那么多。

李晋也吓了一跳,崔明丽给他的分成,抵过了他之前十年收入的总和。

李晋想推辞,但崔明丽没给他机会,崔明丽说,你要是不拿着就是嫌少,我就再加一成你。

李晋听着这话,一颗心突地扑腾了一下,收了。

不知不觉,李晋就在这样的日子中换了一个人。准确地说是换了一种人生。

两年后,挂着一个光闪闪的名分,李晋买了房买了车,把俩弟弟送进了不错的大学。李晋妈在家种花养草,还养了猫猫狗狗。

早已不是从前的日子,唯一的,就是家里都催着李晋早点找个人结婚,李晋妈等着抱孙子。

李晋总是含糊其辞地推托,说没有合适的。李晋妈知道小秋,就说,小秋那女孩子不挺好的。

李晋就有点尴尬地摸头,得了吧,我都想不起她长什么样儿了。

8

干到第三年,李晋跟崔明丽商量再盖个分厂,他的实力已经足够支撑他这么做。崔明丽同意了。

然后分厂建起来后,崔明丽跟高大成离了婚。

高大成的生意早几年前就不大好了,一是他的能力有些赶不上形式的发展,再就是换情人换得太多,折腾得太厉害,后来终于碰上个特别有手段的狐狸精,几乎把高大成所剩不多的家底全部掏空。

崔明丽便借这个事儿,猛追穷寇般把高大成扫地出门了。

似乎是顺理成章地,李晋向崔明丽求了婚。

但崔明丽拒绝了,她给李晋说,儿子要去治癫痫病医院大城市念书,她得跟着陪读。

至于厂子,你要是还愿意,就继续给我看着吧。反正还是那句话,我谁都信不过,就信得过你。

崔明丽看着李晋,眼睛有点湿润。

李晋笑笑,行吧,都是命。

又过了两年,板厂生意的鼎盛期逐渐过去了,大环境也不太好,慢慢在走下坡路,李晋跟崔明丽商量后,把厂子卖掉了。

李晋拿了该得的,其余全部转给了崔明丽。

也就是那一年,李晋结婚了,和小秋。

那头崔明丽听到消息说,也该结了。

两个人都很平静,特别平静。

9

李晋知道他是真的放下崔明丽了。本来是放不下的,但从第一次在崔明丽手里拿钱的时候,他知道,他们回不去了;他爱过的崔明丽,不在了。她嘴里还在和他调着情,实际却已经堵住了他奔向她的路,那种堵,叫绝不相欠。

只有不想在感情上纠缠得更深的人,才不愿意亏欠。

但他还是一如继往地回应着她的暧昧,甚至,在她离婚后,第一时间向她求婚。

李晋知道崔明丽不会答应。

就像他也知道,崔明丽希望他仍然死心塌地地爱她,这样她才会放心地把这个厂子交给他。

而他为那个厂卖命,起初是因为心疼崔明丽,后来则是因为,像崔明丽需要他一样,他发现他也需要她。为什么不呢?钱能带来的甜头太多太多了。他甚至因此有点理解了崔明丽当初对他的抛弃。人生的机会不多,能抓住就不要轻易放过。他跟着崔明丽的这几年所挣的,足以支撑他富足地过完余生。

当然,中间他和小秋私底下谈过,希望她能等他。小秋什么也没问,没问原因,也没问要等多久。只是说,愿意等。

也等到了。

而崔明丽,确实从来没想在李晋这里回头。

她让李晋来当这个厂长,更像是一场赌博。赌即使她曾经伤害过他,他也并不会因此而报复她,出卖她,欺瞒她。

不过李晋不知道的是,崔明丽早就清楚,李晋对她的感情已经不是爱。

甚至比李晋自己知道得还早。

但她需要李晋在和她合作期间,不和别的女孩有任何感情上的拉扯。

这样才能确保不泄秘,也不节外生枝——像他们这种关系,一旦加进另一个女人,谁都说不好会发生什么意外。最安全的策略,就是达成一种看似纠缠不清的不可说的默契,牢牢地捆绑住彼此。

所以她和高大成离婚后,一早就做好了打算,只要李晋一谈恋爱或结婚,他就算想继续干,她也会让他把厂子卖掉。还好李晋识趣,她多挣了两年钱,他也是。

李晋没让她输,也没让自己输。

不是所有爱而不得都会有恨和报复。爱过,就是爱已经过去。

也不是所有爱都必须回头。一起朝前走过去,才是最好的结果。

他们,就是一起朝前走了而已。

(本文版权为本公众号所有,凡抄袭、洗稿者,本号一经发现,追责到底。)

——完——

本周推荐阅读:

《抛夫弃子的女人回来了》

《像我这样的女人(号主自我介绍兼曝照)》

《那并不是一场龌龊的交换》

《她和他的非正常关系》

《嫁给老男人的失与得》

如果喜欢,记得点“在看”

© zw.zyjnh.com  沧浪濯缨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